Ronan Berder是Wiredcraft的创始人,目前就职于devo.ps,日常穿梭于旧金山和上海。近期他在个人博客上发表一篇文章,以下是他总结出来的阻碍了OSS在中国发展的因素:

 

1.中国教育落后;

2.中国文化不鼓励个性,至少在某些领域是如此。有很多年轻人在生活和工作中只是想成为与其他人一样的人。这严重阻碍了创新和实践,而这恰恰是黑客与OSS文化的最基本元素。

3.年轻人会从多方面接触到英语,但仍与受过正式教育的人差距甚远。 他进一步指出,现在企业需求正在快速转变,而这正是一个不可错过的商业机会。 中国并不是不提倡开源,在一线城市(北、上、广),还是能找到一些活跃的本地社区。但它们普遍存在分散和区域性,并且过于针对外国人。这往往源于一个简单的事实,这些社区的发动者和领导人多为外国人,他们意识到让本地人出席活动和分享经验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一位读者clemsos看过文章后,却给出了自己不同的看法,如下:

1.从中国用户的角度来看,一个很重要因素使得OSS在中国不成功,是中国市场并不真的需要开源。Windwos在中国内地就是免费的,你可以在任何地方购买,并且没有人要求你购买许可证,包括企业、大学和机构。

2.基于上述一点,所以到目前为止,开源并不会带来真正的利益。没有人学习Linux为机构创建内联网系统,国内大多数系统管理员使用的是Windows Server操作系统。实际上,Windows垄断了中国的计算机,包括服务器,但微软没有就此赚到分毫,因为没有人会为此付费。这里顺便说一句,微软当年为此事大为苦恼,据称盖茨曾多次在面见中国领导人时提出过这个问题。不过,现在微软正在为当年的“施舍”“义举”收到回报,正是国内数以亿计忠实的windows用户,使得微软得以在一个接一个的战略失误之下仍然保持软件业龙头老大的地位直至今天。

3.但似乎要发生变化,主要是因为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平民化,深圳的制造商们需要生产更多既便宜又快的硬件产品,整个山寨产业已经顺其自然地成为“开源”。

4.中国的“开源”非常先进,他们是复制/粘贴、分拆、合并和升级产品的专家。

5.此外,中国的语言和教育限制了开源的发展。

对于后者的观点我基本认同,他说的都是事实,但没有全说到点上。而对于前者,Ronan Berder的认识过于片面了,显然Ronan Berder对中国很不了解。中国的教育不是问题,成为一名程序员只需要初中文化,至少对中国学生如此,不信去看看各大城市长途汽车站外面向新生代农民工的软件班招生广告就知道了。中国人不缺乏创新精神,只是他们面对创新时会更谨慎,因为社会发展和动物进化的事实都证明大部份创新是不会成功的,Ronan Berder所看到的只是一部份懒惰的中国人(可能也只有这些人有闲工夫坐下来和Ronan Berder聊开源),这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会有。英语不好确实是一个障碍,但这不是主要原因,“无利不起早”,既然“开源并不会带来真正的利益”,为什么要耗费精力去学它呢?会在英文环境下编程和能熟练读写听说是两回事。在国外,黑客的标签是“高富帅,创新,天才”,而在国内,则是“屌丝,苦B,下一餐在哪儿?”,国内的程序员被称为是“码农”。但是情况也正在发生变化,如猪八戒这一类的威客网站正在快速发展,这使得国内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屌丝将有机会无需出国护照,坐在西北小镇的家中和国外受过良好教育的高富帅们在同一起跑线上抢夺饭碗。 最后,这其中还有一些深层次的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原因,正如国外的专业顾问咨询公司可以很赚钱,而在国内却鲜有成功案例一样,只有真正在中国居住过并深入了解中国国情的人才能体会到。Ronan Berder说他把上海当作是大本营,但这8年来始终没有能在这里定居,朋友来了又走,工作不断变换,公寓也同样如此,他只是积极参加当地的科技活动。如此这般是不能真正了解中国和上海的,最好是出去在大街小巷里转一转,请去二手市场淘一辆来路不明但是价格便宜的自行车(有人说这是外国人融入中国社会的标志性举动之一),这样会更方便,明天就出发-_-

相关文章